中国曲艺家协会首页 > 研修培训 > 曲艺的传承创新路怎么走?

曲艺的传承创新路怎么走?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在全国非遗曲艺周上,曲艺界专家共话 

曲艺的传承创新路怎么走? 

  曲艺发展至今,不乏符合当代人审美习惯、深受广大群众喜欢的曲种,但也有一些曲种走向濒危的边缘,曲艺如何传承创新?2020全国非遗曲艺周“曲艺传承发展论坛”近日在宁波举办,曲艺专家、非遗保护工作者、传承人代表齐聚,探讨曲艺保护实施路径、交流曲艺传承成功经验、提出曲艺传承发展方案。

  曲艺传承创新需要曲艺评论来校正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曲艺传承人新创了一批优秀的曲艺作品,如评书《钟院士百姓心中的一座山》 、湖北大鼓《我们万众一心》 、温州鼓词《众志成城抗疫情》 、徐州琴书《战胜疫情迎春天》等,鼓舞了人民大众的士气,坚定了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起到了传播正能量、服务抗疫工作大局的积极作用。 ”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副司长钟建波介绍说。

  “从今年这一届非遗曲艺周上展出的200多个节目来看,确实有很大变化。有些曲种抓住根本,在自身样式的基础上有效地转换和创新,使本曲种更丰满、更接地气,创作的节目也更符合时代。比如绍兴莲花落,大胆地将越剧、绍剧、甬剧等曲调拿过来,经过艺术加工后变得非常委婉、好听。 ”浙江省曲协顾问、浙江省非遗保护协会曲艺专委会常务副主任魏真柏说。

  可以说,创新是曲艺传承发展的必然规律和必由之路,但是一些专家也坦言,传承创新的过程中也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如过度歌舞化、戏剧化,或者去方言化,使得作品偏离了曲艺本质,偏离了曲种特色;还有一些新作品,过于口号化,脱离人民群众,有的甚至为了抓人眼球,拿娱乐性替代了艺术性;还有的地方为了突出本地地域特色,急于申报非遗项目,致使大量新曲种出现,鱼龙混杂,这些都不利于曲艺进一步发展。

  为防止曲艺在传承创新中走偏,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曲协副主席吴文科表示,这就需要曲艺批评、曲艺评论来时时校正,“要在曲艺传承保护和发展过程中正确且及时地运用好理论评论这一武器。如果没有正确的曲艺评论,没有强健的曲艺评论的声音,曲艺传承保护工作就无法健康持续地开展” 。

  曲艺类非遗传承重点在于传人 

  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印发了《曲艺传承发展计划》 ,提出了曲艺类非遗传承发展的目标和9项主要工作任务,其中明确提出,要扩大传承队伍,提高传承能力。在专家们看来,这无疑指向了曲艺传承人的培养问题。吴文科也表示,非遗特别是曲艺类非遗的传承,重点在于传人。

  “有一次,看到台上一个唱鼓词的演员在表演的时候下意识地往上翻眼珠子,我问他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他说他眼睛好的。我说那是你师父眼睛有问题?他说对。我说,你眼睛没问题怎么也把这个毛病传承过来了? ”在魏真柏看来,传承人在传承的时候不能原封不动地传,而要在传承过程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有一些曲种本身就存在缺陷,或者传承人不能代表该曲种的最高水平,都需要调查研究、不断提升、补齐短板。 ”

  《曲艺传承发展计划》中明确提出要求,要扩大年轻曲艺传承人队伍,开展曲艺研培班,来提升他们的艺术素养。在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研究馆员陈睿睿看来,传承人需要有一些曲艺理论知识作为支撑,而研培班等培训正是传承人积累曲艺知识的有效途径。“曲艺知识能够提升表演者对于作品的理解,加强他们对主题的深入挖掘和对人物的塑造,从而提升自身的艺术水准。 ”陈睿睿说。

  在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文化和艺术副总监蒋中崎看来,对于一个传承人来说,除自身要提升外,拥有一支专业的艺术团队也十分重要。“传统曲艺主要是口传心授,主创一体。但是近些年,特别是从非遗工作开展以后,所有的展演凡是艺术质量较高的大都有艺术团队的支撑。 ”

  利用好线上网络平台 

  1979年,长篇评书《岳飞传》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首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全国有60余家电台复录播出,刘兰芳的名字被人们所熟知。而如今,点开喜马拉雅APP,评书《岳飞传》的收听量已破6亿。“当年是广播这一传播方式将我的声音传到了祖国各地,传到千家万户。 ”中国曲协名誉主席、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认为,在曲艺的传承发展过程中,传播媒介有着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为曲艺传播注入了新的活力。一次直播,世界各地可以同时看到;一个录播,随时随地可以反复观看。“拿陕北说书来说,说书艺人马美如16岁开始跟着师傅学习说书,走村串户演出。自从在快手上直播,一炮而红,成为陕北最红的说书艺人之一。她现在有粉丝189 . 9万人,直播在线观众可达2万多,为陕北说书开启了新思路。 ”陕西省榆林市群艺馆馆长薛志章介绍说。

  网络带来利好的同时一些专家也表示了些许忧虑。“我经常会在网上或者一些直播平台上关注曲艺表演,你会发现一些演员表演时一直盯着屏幕看,看什么?可能是在看字幕,或者在看网友的评论和有没有打赏等。那么,曲艺本身的表演艺术特色可能就忽略了,该有的动作没有,该有的艺术呈现不到位。而且受网络平台的限制,节目呈现上存在片段化、碎片化问题。 ”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倩表示,在线上平台,曲艺演员要恪守自己的职业操守,规避诸如此类问题的发生。 
上一篇:
资讯推荐
更多 >
Copyright © 2021 中国曲艺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https://beian.miit.gov.cn    投诉电话:010-87654321